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相关 > 媒体关注 > 媒体纵览
《人民日报》:脏乱渔村变身文艺新村
发布时间: 2017-03-30 字号:【】 【】 【】 文章来源:人民日报

曾厝垵发挥群众自治活力,实现社区多元共治

曾厝垵的商户积极加入“平安志愿者”队伍,参与群防群治工作  

  在福建省厦门市,有一个“城中村”——曾厝垵,0.33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聚集了超过1300家文创店铺和民宿,年旅客流量达1400多万人次,被誉为“中国最文艺的渔村”,让不少游客心向往之。

  不过,高速发展也给曾厝垵带来了压力。曾厝垵充分发挥群众自治活力,实现了社区多元共治、多方共赢,为提升基层社会治理提供了新范本。

  “自治共管图”

  完善协商共治体系,构建“利益共同体”

  行走在曾厝垵的巷子里,除了处处可见的文艺范儿,“干净”是另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感受。事实上,几年前的曾厝垵环境脏乱差、垃圾成堆。何以几年工夫,就能做到“垃圾不落地”?

  “这张‘自治共管图’就是我们的秘诀。”在“新村民驿站”门口,曾厝垵社区书记黄清杰指着一张“自治体系共管图”介绍说,在曾厝垵,组建了业主协会和文创会两个社区自治组织,分别代表两大群体——业主和经营者,同时,组建了公共议事理事会,由社区干部、业主协会成员、文创会成员组成,共同谋划决议曾厝垵的大小事务。

  为了解决垃圾成堆的问题,2013年9月,业主协会决定向商户派发垃圾桶,希望每个店铺能主动送往固定回收点。“但是商户普遍抵触不买账。”文创会理事长宁军说,原因就在于事前缺少沟通商量,没有提前征求文创会成员的意见,效果自然不好。

  通过“垃圾桶事件”,业主协会和文创会都意识到了协商共治的重要意义,“业主和商户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命运共同体,双方应该考虑合作,形成合力。”在这一理念的指引下,业主、商家共商共议共谋,制定卫生保洁公约,商家业主各自出资,上门收取垃圾,垃圾问题得以有效解决。

  不过,两个协会也有利益冲突的时候。李仁加是曾厝垵一家卖鲜花饼的商户,据他介绍,去年市场遇冷,经营压力很大,通过文创会与业主协会的沟通,大部分业主都降了租,“最多的降了30%”。

  “都是当地的村民,见面三分情嘛。”业主协会会长曾胎阳说,“降租不是强制性的,而是共同协商的结果。”

  2013年,由于曾厝垵的快速兴起,发生了集体违约涨房租的情形,90%以上的业主都参与其中。而现在,通过共议协商,100多位业主、200多家店铺主动降房租。滨海街道党工委书记李祖光说,当商户和当地居民融合起来,无形中形成了利益共同体,双方有着共同的利益追求,也实现了社区多元共治、多方共赢。

  “渔村小宪法”

  自治公约管住了“芒果乱象”

  2月28日,游客小谢和朋友体验了一把芒果摊位的暗访。

  “文创会的工作人员指定了一个芒果摊位,告诉我们如何同摊主对话,避免掉入商家套路。为了留取证据,暗访前工作人员提出要求,要对摊位进行拍照、用手机进行录音。”小谢告诉记者,问清价格之后买了27斤,拿回来用公平秤称量后得知实际上只有12斤,商家太无良了!

  这是文创会每个月不定时组织的暗访,每个月至少两次。“之前接连好几个月的暗访都一无所获,现在能暗访到缺斤少两的是中奖的概率了。”宁军说,实际上,曾厝垵在前两年的确经历过一场诚信危机的考验。

  “曾厝垵是坑人村,每家芒果摊都缺斤少两!” 当时,媒体大量报道了曾厝垵芒果摊位不诚信经营等问题。“政府执法部门进行检查时,摊位正常经营,检查一结束,问题又回来了。”滨海街道综治办钟振荣介绍,游客投诉的时候大多已经离开,很难进行取证对质,芒果摊贩不诚信经营的问题总也解决不了。

  市场秩序直接决定了游客对曾厝垵品牌形象的评价。面对芒果摊位宰客等不时发生的诚信经营治理问题,单纯依靠政府职能部门的执法监管效果并不理想,小小曾厝垵该如何应对?

  “对于这种芒果经营者缺斤少两或收钱不寄送的坑蒙拐骗行为,按照公约,第一次扣除5000元保证金,第二次除了扣除5000元保证金外,还要被赶出曾厝垵。”曾厝垵社区主任史志庆介绍,在曾厝垵租赁摊位须向公议会备案,并缴纳1万元保证金,“在租摊位的时候,就要与业主协会签订这个协议,通过村规民约的形式进行约束。”

  “文创会邀请游客进行暗访,对于欺诈行为通过网络媒体进行曝光。”宁军介绍,这招还真管用,通过前前后后几十次的暗访惩处,芒果乱象已经不是曾厝垵的问题了,不过对于暗访的频次现在依然没有减弱。

  芒果条款只是公约的一个条款项目,记者看到,《曾厝垵文创休闲渔村自治公约》这一渔村“小宪法”,对于占道经营、建设装修、广告发布、环境卫生等进行规范,对违规行为设立“红黄牌警告”;而《曾厝垵文创村民宿自治公约》则对民宿收费标准进行了规范……

  “以自治公约为核心,有关安全公约、卫生公约、消防公约,方方面面的公约约束了大家的行为,这个自治共管体系可以规范95%以上人的行为,个别事情由执法部门去解决。软法的背后是政府做后台,硬法提供信心和保障。”李祖光表示,自治和法治没有冲突。

  “群防群治谱”

  志愿者积极参与公共管理

  在曾厝垵路口,一座天桥设计别具一格——其外形既像鱼骨,又像是传统渔船的结构,当地人称之为“渔桥”。

  “这是我们推行参与式治理工作坊机制的成果。”思明区综治办调研员黄剑辉介绍,渔桥由专家、居民、商家、游客共谋共建,发动了各方面主体参与,解决了居民群众过街难的问题。

  作为厦门旅游的人气景点,曾厝垵每天游客如织,人员密集、人流量大。2017年春节7天小长假,曾厝垵的游客达72万余人次。这么多的游客数量,这么大的人员密度,却没有一起刑事案件。这是怎么做到的?

  记者看到,在曾厝垵最热闹的位置,坐落着一座警务室。“我们大概是最文艺的警务室了。曾厝垵民宿分布图是手绘的,上面用不同的颜色代表了不同民宿的安全度,绿色代表没有案件发生,红色表示近期发生案件。”曾厝垵边防派出所民警王宇航介绍。

  “人脸识别系统”“一键报警系统”是曾厝垵良好治安的保障,但同样离不开曾厝垵村民积极参与的群防群治机制。曾厝垵边防派出所教导员梅传峰就曾感慨地说过:“警力有限,民力无穷。”

  为了更好维护曾厝垵的日常秩序,由街道牵头,文创会、业主协会、边防、消防等多方面配合组建综合巡查队。在文创村的大街小巷,常常可以看到综合巡查队员的身影。他们通过24小时网格化巡逻,有效地预防和打击了违法犯罪行为。

  “这些巡逻队员都是曾厝垵的业主,与曾厝垵的发展成为命运共同体,有担当的责任感和自治意识。”曾胎阳介绍,这些年轻人之前闲散在家,现在,通过义务巡逻积极参与村里的公共管理,老百姓都对这些年轻人竖起了大拇指。

  通过警民共同参与,曾厝垵也由原来技防设施落后的“城中村”转变成了技防全覆盖、无死角的旅游景区。

  • [责任编辑:林美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