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点工作 > 政法文化 > 政法研究
浅议如何树立基层群众法律信仰
发布时间: 2017-07-07 字号:【】 【】 【】 文章来源:翔安区委政法委

  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依法治国新十六字方针,开启了法治新时代,十八届三中、四中全会更是将“法治”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人民群众是依法治国的主体和力量源泉,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法律要发挥作用,需要全社会信仰法律”。卢梭说,“一切法律中最重要的法律,既不是刻在大理石上,也不是刻在铜表上,而是铭刻在公民的内心里。”[1]人们没有法治精神、社会没有法治风尚,法治只能是无本之木、无根之花、无源之水,因此要增强全体人民对法律的信任感,使法律为人民所掌握、所遵守、所运用。

  一、基层群众法治信仰存在的问题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法律的权威源自人民的内心拥护和真诚信仰。”美国著名法学家伯尔曼说,“法律只有在受到信任并且因而不要求强制力的时候,才是有效地;依法统治者无须处处都依赖警察”[2]。随着我国法治社会进程的加快,各种法律机制不断健全完善,民众表达诉求的渠道越来越多元化,学法、守法、用法的意识不断增强。

  然而,基层群众“信访不信法”、“信权不信法”、“信关系不信法”等现象依然存在,“以命抗争”极端维权事件也时有发生,这不仅损害了法律权威,而且阻碍法治国家建设,更给社会带来了不稳定因素。因此,增强基层群众法治意识,树立法治信仰,让群众发自内心的“守法、用法、敬法”尤为关键。

  二、基层法治信仰原因分析

  一是传统文化心理根深蒂固。我国是个人情社会,在几千年儒家文化和世俗观念的影响下,形成重礼轻法的文化传统,在权力和法律面前,人们对权力充满信心。相反,对法律权威却底气不足。此外,“熟人”社会下,当事人害怕对簿公堂、撕破脸皮,甚至产生耻法和惧法心理,法治生长缺乏天然的土壤。因此,不少群众在遇到问题、需要化解矛盾纠纷时,首先想到的不是法律方式解决,而是在第一时间托人情、找关系,采取封门堵路、哭闹、打骂等极端手段,扩大事态,制造轰动效应,如笔者在近期遇到的一起农民工讨薪的案件中,农民工认为雇主有关系,自己没有关系,走法律途径,很难解决问题。

  二是执法不严、公权滥用现象仍然存在。柏拉图曾说:“如果在一个秩序良好的国家,安置一个不称职的官吏去执行那些制定得良好的法律,那么这些法律的价值便被掠夺了,并使得荒谬的事情大大增多,而且最严重的政治破坏和恶性也会从中滋长!”[3]受传统文化心理的影响,一些领导干部在执法过程中,立场不坚定、法治观念不强,办事缺乏法治思维,造成执法不严、违法不究现象比较严重;少数公职人员知法犯法、以权压法、徇私枉法的现象依然存在;一些基层工作人员,观念错误,认为“山高皇帝远”,法律监督“鞭长莫及”。这不仅损害了政府部门形象,而且降低了司法公信力,使得群众有怨无法诉、无处诉,最终病急乱投医,影响社会稳定。

  三是群众爱法护法的习惯尚未养成。我国普法工作已经完成六个五年规划,人民群众的法治意识明显增强,但农村人多面广、人员流动性大、群众文化程度相对较低,加之当前的普法模式仍偏向于单向的法律知识“灌输”,较为简单粗暴、宣传不够深入,群众不知法、不懂法现象仍然较为严重。此外,农村宗族势力影响较为严重,“势力、权力高于法律”的悖论依然存在,导致群众不遵法、不用法的情况时有发生。

  四是代理、诉讼费用高昂。在农村,百姓普遍存在“衙门朝南开,无钱莫进来”的观念,即老百姓所说的“打不起官司”。笔者所接触的一些调解案件中,双方当事人无法达成协议的情况下,考虑到律师费用、时间等因素,当事人一方也不愿诉诸于法律,通过法院判决来解决,害怕判决未取得想要的结果,最终两空。

  三、基层群众树立法律信仰的对策意见

  (一)加强法治文化建设,把法治精神植入人心

  一是推进普法宣传广度与深度。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深入开展法制宣传教育,在全社会弘扬社会主义法治精神,引导全体人民遵守法律、有问题依靠法律来解决,形成守法光荣的良好氛围”[4]。法治宣传是推进法治精神渗透农村的重要方式,然而在实践中许多都流于形式,为宣传而宣传、为完成任务而走过场,往往是照片拍了,通讯稿件写了,老百姓也“热情高涨”地参加了,却没有起到实质作用。因此在宣传中,要以群众的需求为导向,深入挖掘哪部法律才是与群众生活最贴近的,以便增强普法宣传的针对性;要注重法治宣传的“参与度”与“互动性”,发展各村(居)法治宣传志愿者,把收集群众呼声与法律实时宣传相结合,不断扩大普法范围,实现基层普法人群全覆盖。此外,要改变传统宣传方式,将“灌输”式普法模式向“整合性”、“创新性”普法推进。

  二是抓“大”与抓“小”并举。“风成于上,俗化于下”,培养法治信仰,要从领导干部“大”处破题,将“教”与“管”相结合,树立其法治思维和依法办事意识,警惕法律“高压线”,不做以言代法、以权压法、徇私枉法的事情。如果领导干部都不遵守法律,怎么让群众遵守法律?其次,法治意识培养还要从“小”着力,从娃娃抓起。要把法治教育纳入国民教育体系[4],深化送法进校园活动,将内容与形式相结合,如笔者所在单位与检察院联合,广泛吸收社会志愿者,在新圩镇桂林小学及大帽山中心小学开展的“女童防性侵”普法进校园活动,既提高了女童的自我保护意识,又增长了法律知识;根据实际情况,分层次分类型分对象编写法律教材,建立法治课堂常态化机制,让法真正走进娃娃们的生活中,让娃娃们在耳濡目染中形成诚信意识、责任意识、法治意识。 

  三是建立完善相关制度。邓小平同志说:“最重要的是一个制度问题”,制度“更带有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和长期性”[5]。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坚持用制度管权管事管人,让人民监督权力,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是把权力关进制度笼子的根本之策”,因此要以刚性约束机制和制度来保障“软措施”落实到实处,建立权力监督机制,保证权为民所用。此外,改革信访工作制度,改变以往害怕群众上访心理,推进“诉访”分离,对信访案件及时予以解决,畅通“出口”,维护正常的社会秩序和信访秩序。

  (二)规范基层执法行为,树立法律权威

  法律的生命力在实施,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行政机关是实施法律法规的重要主体,要带头严格执法,维护公共利益、人民权益和社会秩序。执法者必须忠实于法律”。乡镇政府是农村行政机关的主体,在依法行政中发挥着关键性作用,因此规范基层执法行为在很大程度上就是规范基层政府部门的行政行为。首先要健全执法责任制,根据基层出现的新问题,强化责任分配,严格工作考核和审查重点,防止相互推诿、踢皮球现象的发生;其次,要简化并公开执法程序,针对一些繁杂但没有必要的手续进行简化,提高办事效率,减轻群众负担;再次,要“以民为本”,牢记为民服务的宗旨,杜绝出现证明“你爸是你爸”、让群众无故跑冤路的情形。只有执法人员的行为规范了,让百姓看到终究还是法大于权,而不是权大于法,法律的权威自会树立起来 。

  (三)降低维权成本,让法律服务平民化

  推进多层次多领域依法治理,畅通群众权益保障法律渠道,一是要努力推进基层公共法律服务体系建设,完善法律援助制度及司法救助体系,扩大援助、救助范围,降低群众维权成本。二是建立人民调解、行政调解、司法调解联动工作体系,完善调处化解矛盾纠纷的机制,以法治化、低成本方式解决民间纠纷。三是强化基层治理,以“礼法合治、德主刑辅”为指导,在广大基层大力培育、宣传公序良俗,把“政社互动”、“邻里自理”、“街坊共治”作为基层治理的新模式[6],积极发挥人民团体和社会组织的作用,及时有效解决群众问题,让基层法律服务更加平民化。

  “法律必须被信仰,否则它将形同虚设”[7]。推进法治社会建设,树立基层群众法治意识是一项长久性、系统性工程,要有持之以恒地精神,更需每个人的自觉参与,只有执法者带头守法、遵法,群众信法、用法,崇尚法治之风才会形成,法律信仰才会树立。

  • [责任编辑:张燕婷]